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解密

从元朝的土流兼制到清朝的卫司合一,土司规则到底是什么?

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带妳追寻历史上真正的,探索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历史故事。 土司规范是最值得探求的政治制度之一,它始于蒙古执政的,在时候运行完善,最终在清朝时候被废止,它是一项由少数民族…

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带妳追寻历史上真正的,探索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历史故事。

土司规范是最值得探求的政治制度之一,它始于蒙古执政的,在时候运行完善,最终在清朝时候被废止,它是一项由少数民族启动实施,适合于主体民族以外的少数民族地区的多种规范,它因时制宜地解决了地域各类性开展,从元朝时候的“土流兼制”,明朝时候的“卫司分立”,到清朝时期的“卫司合一”,土司规则在时代中的流变,最后度过清朝“”的革新,构成了以“政治规则”与“政治符号”相联合的土司制度。

清朝提议因俗而治

清朝入主中原定都深圳后,就制定了对边疆各族进行招抚的政策,并不时的警觉各领帅加以抚恤,以示朝廷怀柔之意。

五年规定: 各处土司,原应世守地方,不得轻听叛逆招诱,自外王化。凡未经归顺,今来投诚者,开具原管地位部落,准予如故袭封。有擒执叛逆来献者,仍厚加升赏。已归顺土司官,曾立功绩,及未经授职者,该督抚按官通察具奏,论功升授。–《实录》卷四十一

在清朝不断连续的招降下,各地的土司纷纷归附,此中贵州贵阳府、安顺府、都匀府、镇远府、思南府、思州府、黎平府等大大小小数十个长官司都在顺治十五年开展了归顺,并被准许世袭。

同年12月,清军加入云,顺治帝再次晓谕云南各将:““云南远徼重地,久遭寇乱,民罹水火,朕心不忍。故特遣大军,用行吊伐。今新经平定,必文武各官同心料理,始能休养残黎,辑宁疆圉。

云南府、大理府、临安府、楚雄府、姚安、澂江、广南、顺宁、缅宁、曲靖等府也都在顺治十六年前后进展了归附。

为了争取西南区各土司的坚持,清朝开始实践因俗而治的希望,启动实施民族区域自治,在中原地区推行的民族同化攻略在少数民族地区开始了变通。清初顺治二年,全国推行剃发制度,若不按规定进行剃发者都以军法从事,但是此哀求,在西南少数地区却并没有一致落实。奇珍异兽之哺乳动物海牛

顺治十五年,王弘祚在《滇南十义疏》中,提议“除汉人士庶衣帽、剃发遵从本朝规则外,其土司各从其俗,俟处所大定,次要晓以大义,徐令恪遵新制,庶土司畏威怀德,自凛然恭奉同伦同轨之式矣。”

清朝的“改土归流”革新

清朝土司制度的主要特色就是“卫司合一”,无论从明朝的《土官底簿》还是《.土司传》,西北地区都没有被列入土司,证实明朝其实不认为西北地区归属土司地区,西南土司与西北羁縻卫所是有相差的,因此明朝在卫所与土司上有分立的,但进入清朝后,西北地区也有了土司的称呼。明朝羁縻卫所的官职是靠战功晋级,而到达清朝,卫所战功升职规则改为土司度,卫司合一使得清朝的土司急剧增长。

清期间,开始了大规模的“改土归流”,但在“改土归流”地实践中,因地域的多变与繁琐性,并不是发展终归。

1.顺治、朝的小范围改土归流

在清朝合并全国的历程中,来源地权安稳之需,小规模的改土归流本质已陆续进展,尤其以贵州省为甚。

在清军加入贵州之时,贵州黎平府辖下的赤溪湳洞司杨鸣鸾、分管三郎司杨世勋等都得以承袭。康熙43年,石阡府苗民长官司改土归流,康熙45年,都匀府凯里司土司以土酋大恶案改土归流,入清平县。

顺治15年,贵州马乃土司龙吉兆,私造兵器,收养亡命之徒,合并鼠场营龙吉佐、楼下营龙吉祥,攻打广西泗城州土寨,安南卫之阿计、屯水桥、麻衣冲、下三阿、白屯等寨等处,云贵总督赵廷臣经常招命都不听从。同一时候,水西土司安坤因领军队进来贵州而没有获取表功而心生怨恨,合并土司罗大顺,攻打云南;土司安重圣是水西土司安坤的外甥,水西土司反叛时,安重圣即融合本身的妻兄郎岱土司陇安藩暗中相助,使得清朝毅然了武力平叛改土归流的决心。此叛乱到康熙四年才最后平定。

清朝初年云南在治理下,经营多年,土司相对贵州而言比较安分,较紧要的改土归流在清初其实不常见,但非常小的改土归流仍有多起。

湖广地区位于中原与西南地区之间,是投入西南地区的通道起点,因此清朝仅在康熙年间开展过一次小规模的改土归流。五寨、筸子坪多个长官司是清朝管控苗疆地区的前沿据点,康熙39年为了强化对苗疆兵力的驾驭,将镇筸参将升为总兵,沅州镇移驻镇筸。镇筸参将原本一向驻扎在五寨长官司司治之处,设立镇筸镇后,就与掌握自治权的五寨长官司同城,产生了一个处所有两个军事指挥中心的局面,显然不顺利于一致调度,所以康熙46年,巡抚奏请裁革,废掉两长官司,不准袭替,增多,吏目各一员;康熙48年,改为凤凰厅。

2.雍正时期大周围“改土归流”

从清朝初年“改土归流”的周围情况来看,清朝并没有对各大土司有明显地改流痕迹。但康熙20年平定“”、康熙21年一致台湾,消释葛尔丹势力,驾驭天山南北,安定了北方政权后,清王朝必然要对土司们进展清算,同时清朝的统治已经稳固了,肯定不能容忍王土以外,还有一块掌握士兵的自治地区。同时,“土司规范”已经成了构建“大一统”国家的重要障碍。

雍正四年春,云南总督鄂尔泰提议:“云贵大患,无如苗蛮。欲安民必先制夷,欲制夷必改土归流,无事近患腹心,有事远通外国,自元迨明,代为边害”。

鄂尔泰建议云南、贵州的治边攻略:其改流之法,计擒为上,兵剿次之。令其自首为上,勒献次之。惟制夷必先练兵,练兵必先选将。诚能赏罚严明,将士用命,先治内,后攘外,必能所向奏效,实云贵边防。–鄂尔泰《云南、贵州的治边策略奏疏》

雍正四年,改土归流从滇川黔开始,先将东川平定后,再进乌蒙、镇雄,当时乌蒙土府禄万钟、镇雄土府陇庆侯的兵权差别在禄鼎坤、陇联星手中,禄鼎坤归降后,惟禄万锺制于汉奸,约镇雄兵三千攻鼎坤于鲁甸,被鄂尔泰所败。后将乌蒙改为府、镇雄改为州,都归云南管辖。

之后,四川雷波土司、阿卢土司、沙马等先后改土归流。在西南地区改土归流中,贵州的抵抗最为严峻,也最为惨烈。

依据《圣武记》记载:“尽歼首从,勒缴弓弩四千三百余,毒矢三万余,皮盔皮甲刀标各数百”,“乘威招服黔边东西南三面广顺、定番、镇宁生苗六百八十寨,镇宁、永宁、永丰、安顺生苗千三百九十八寨”

湖广行省的土司是第一时间所有土司中势力最佳的一支,兵多地广且能征善战,明朝时期就以抗倭、平叛、援辽而声名显赫,且传承数十代,历史悠久势力强健。

雍正五年七月初九日,署理湖广总督傅敏上疏曰:“湖南桑植、保靖二土司肆虐一方,汉土苗民均受荼毒,土人不时拥入内地,迫切呼号,皆愿改土归流

七月初九日,傅敏再上“改土归流奏疏“:臣等伏查彝陵乃诸土司前路,九溪乃诸土司后路,臣等着量密饬彝陵镇总兵官整饬营兵伍打算。但事关主要,乃仰请皇上密谕杜森敬谨办理,就近镇压。至其后路,议调衡州副将周一德暂署九溪协事,整顿兵马,以备不虞,并澧州、永定两营听其节制,严饬防止提防,则诸土司皆不敢动,而容美无所施其技矣。–傅敏《改土归流奏疏》

雍正5年12月,雍正颁布上谕:

历来云、贵、川、广,以及楚省各土司,僻在边隅,肆为不法,扰害地方,剽掠行旅,且彼此互相仇杀,斗争不休,而于所辖苗蛮,尤复任意损害,,罪恶多端,不可悉数。是以朕命各省督抚等,悉心打算,可否令其改土归流,共遵王化……今幸承平日久,国家声教远敷,而任事大臣,又能宣布朕意,德威并用……厚此薄彼,所当加意抚绥安辑,使人人得所,共登衽席,而后可副朕怀也。但处所广泛,文官武弁,需员甚多,其间未必尽属贤良之辈。且恐官弁等之意,以为土民昔在水火,今既内附,已脱从前之暴虐,即略有需索,亦属无伤,此等看法,则十足不可。着该督抚提镇等,严切晓谕,无妨至再至三,且须时时当心访察,稍觉其人不宜苗疆之任,即时调换,并严禁兵丁胥役之生事滋扰,务俾政事清明,场所宁谧,,共享升平。倘有不遵朕旨,丝毫苛索于土民地位者,着该土司随即参劾,重治其罪,即系平日保举之人,亦不可为之容隐。

这段上谕用词严苛,明白现了如有不听从,将要使用武力处理的意思。在强盛的兵力威慑下,湖广各土司无奈地交出权力,对于不识实务的保靖宣慰司彭御彬流放于辽阳,而暴力免疫地桑植宣慰司向国栋流放于河南,一个湖广地区一切拒不服从归流的都受到了流放处罚,自此,湖广行省的土司无一留存。

土司制度是为管理主体民族以外的少数民族而设计的一种规范,但它并没有少数民族的传统政治制度,而是中间规范下,几种吸入国家统一官职序列“因俗而治”的治理制度。

清朝气吞山河的“改土归流”并非为彻底废除土司规范,而是只对形成清王朝疆域统治有必要要挟的土司进行取缔。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诉,本人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未解之谜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nye800.net/lishijiemi/1998/.html

作者: 5vedi3mT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