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老房东年轻时遇到的一件邪乎事

老房东从县城往二白村送信时,所需经过一条极度长的土路,这条土路,旁边都是一马平川的庄稼地,听老房东说,一到玉米快要成熟的那几个月,即使大白天通过这条路,也会令人闻风丧胆,因为玉米杆…

老房东从县城往二白村送信时,所需经过一条极度长的土路,这条土路,旁边都是一马平川的庄稼地,听老房东说,一到玉米快要成熟的那几个月,即使大白天通过这条路,也会令人闻风丧胆,因为玉米杆子一米多高,又稀稀拉拉的,一马平川,内部藏两个人,从外面根本看不到。

这些玉米地平时除去浇水之外,一些有人过来,老房东说这玉米地,简直就是罪犯的天然庇护所,无论抢劫的,杀人的,犯罪之后,往玉米地里一钻,只要不露头,是很难被抓到的,第一时间治安差,往往有抢劫的事发生,所以一到这时候,村民们经过这条路时,众多三三两两结成一队,次要再通过了。

但老房东不行呀,他是邮寄员,每日不论路上有人没人,他都要雷打不动的去送一趟信,听老房东说,这些罪犯杀人犯,并不是他最羞涩的,毕竟杀人犯几年遇不到一次,罪犯也不常有,是小概率事情,最让他认为害怕的是路边的整个机井房。

听老房东说这机井房是后来才盖的,以前这里光溜溜的唯有整个大机井,后来这里淹死了整个女性,之后就屡次出事,总有牛羊猫狗跳进去自杀,还淹死了几个放牛的孩子,这时,村里才启动重视起来。

找了先生,先生说是有怨魂不散,盖间屋子将机井罩上,再往正梁上挂个大秤砣,镇一镇邪气就好了,后来房子盖好之后,邪乎事果然就少了,可老房东每次从那个机井房经历,总感觉黑压压的门缝后面,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看,老房东八字弱,每次经历机井房,都会莫名的起一身鸡皮疙瘩。

这天,老房东像往常一样,蹬着二八大梁,往二白村送信,路过机井房时,却见到好多人,站在机井房的外面,在冲着机井房指指导点,似乎在小声探讨着什么,老房东好奇,走近一看,却发现地上躺着整个全身湿淋淋的小伙,此时是夏天,这小伙光着膀子,下身只穿着一条三角内裤,像是半夜正在睡觉,突然有突发情况,衣服都没顾的穿,就跑来这边照样。

惊奇的是这小伙,虽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脸上却始终保持着一个诡异的笑容,在他右手腕上,戴着整个女式银手镯,阳光一照,亮晶晶的煞是扎眼,胸前还绑着一朵大红花,像极了古代结婚时,新郎官胸前绑的大红花。

满身精光,却面露笑容,戴着女人手镯,胸前还绑着一朵大红花,老房东如何看,都觉得诡异无比。

等走的近了,老房东才了解啥情况,之前村民一早过来浇地,当打开机井房的木门,筹划合闸抽水时,却发现这小伙直挺挺飘在机井里,不知道什么原由,尸体竟没有下沉。

当村民惊慌失措,将这小伙抓上来时,这小伙满身已经僵了,看情况昨天夜里就死了,他的尸体虽然飘在机井里,但却不比是淹死的,因为这小伙肚子干瘪,尸体也没泡白发涨,面目安详,脸上乃致还带着一丝笑容,倒像是毫不勉强赴死一般。

scriptasyncsrc=”https://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script

script>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

[]).push({});

/script

老房东看了不一会,就见二白村的村长,带着一对中年夫妻,急匆匆的向这边跑来,这对中年夫妇看到地上躺着的小伙,哇的一声,趴在小伙身上就哭,村长则蹲在地上直叹气。

老房东每日往村支部送信,与村长并不陌生,便蹲在他旁边,卷了一根大炮递给村长,问他到底是如何情况,村长说,昨天晚上两三点的时间,他睡的正香,突然被一阵喇叭匠,吹打乐器的声音吵醒,听声音如同是有人结婚,可多半夜的哪有人结婚呀?

于是村长便披上衣服,计划出去看看,是不是有小孩捣乱,可等他打开大门向外看去时,声音却突然流失,第一时间他困意正浓,见门外啥动态都没有,还合计自己睡魔楞了。便不在意,关上大门,又接连跑回去睡,可没想到,第二天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接着村长猛抽了两大口烟,小声的对老房东说,这小伙应该是被机井里的女鬼,半夜勾来这边结了冥婚,接着,村长示意老房东,向小伙手腕上的女式手镯看去,村长说,这手镯就是那女鬼的礼金,听他母亲说,这银手镯是昨世界午,小伙在这里捡的,第一时间母亲怕晦气,劝他扔了,他不听,非要留着,果然还是出了事。

接着村长猛嘬了两口烟屁股,恨恨的说道,看来这机井不可以留了,等会李驼背过来,让他想个措施,将这机井封了,再这样下去,非出大事不可。

二人正说着话,只见李驼背正猫着腰,跟在一个村民后面,慢吞吞的向这边走来,听老房东说,这李驼背,当年在我们这边算是比较出名的先生了,和其它先生差别,这李驼背大字不识整个,导致连罗盘都看不懂,但是拿邪病,却属实有一套,这李驼背拿邪,一不画符,二不念咒,单靠两只眼睛,和一双手,就没有他拿不了的邪。

老房东说,咱们这边闹的相比凶的几十次事件,将要全是李驼背摆平的,外人都传闻,李驼背是天生的阴阳眼,从小就能见到鬼魂,于是拿起邪来才驾轻就熟,只是有一点,李驼背每拿一次邪,他后背的肉坨就要变大一些。

听老房东说,二十年前的李驼背,还是个满身挺拔的帅小伙,只是这二十年间,拿的邪太多了,后背的肉坨万分之一增大,李驼背就变成了如今这样,连腰都直不起来。

这李驼背过来之后,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小伙,便径直向机井房走去,老房东早就听说过李驼背的大名,只是没亲眼见过他拿邪,这次好不非常容易逮到契机,怎能错过,忙紧步跟上李驼背,想看看这李驼背到底怎么拿邪。

李驼背一进机井房,连打了好多个喷嚏,骂骂咧咧的说道,那个王八羔子让往这盖房子的?盖房子也即使了,还挂一个秤砣,怕不是嫌事不足大哦。

这时村长开口回道,起初这里频频出事,是王半仙让在这里盖间房子,秤砣也是他让挂的,说是镇一镇这里的邪气儿,李驼背一听是王半仙,气的只跺脚。开口骂道,这遭天杀的王半仙,不好美丽他的风水,学别人镇什么邪哦,这样搞能镇个**毛的邪!这机井本就阴气重,被他这么一镇,整日不见阳光,阴气渐渐集腋成裘,变成了煞气,表达在,怕是神仙见了也要叹口气哦。

李驼背骂归骂,手可没闲着,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根大钢针,冲着机井房的西北角,启动用力扎了起来,李驼背一边扎,一边恨恨的说道,你不出现,自己就将妳鬼气泄光,看妳能忍到啥时候!

李驼背足足扎了五分钟,机井房还是一些动态都没有,李驼背类似蹲的累了,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中越加卖力的扎了起来,李驼背扎着扎着,地上突然往外冒起了黑水。

李驼背见此,嘿嘿一笑,换了个地位,又开始扎了起来,这次李驼背刚扎两下,机井房的东南角,平地起了一股大风,呼啸着向门外刮去,说时迟那时快,李驼背手中钢针猛地往地上一扎,嗤的一声,似乎皮球的泄气声,那股风还没冲出机井房,就凭空消散。

这时,李驼背怪异一笑,便猫着腰,慢吞吞的冲机井房门口处走去,快到门口时,李驼背左手猛地向地上一抓,而后往上一提,便猫着腰,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道,这女娃生的好一张面孔,只是遗憾了,被一口怨气,误了轮回,表达在煞气缠身,马上化历,看来留妳不得。

李驼背说完,左手往鼻边一送,闭着眼睛,用力吸了起来,似乎非常享受的样子,与此同时,背上的肉坨陆续爬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似乎内部有个活物,在不断吞食着什么平常,听老房东形容,那声音也许相似于猫吞食老鼠时,发出的声音,只不过,这团肉坨发出的声音,要比之可怕百倍,眼前的这一幕,将老房东看的毛骨悚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老房东了解自己八字弱,怕晚上做噩梦,便急急离去,不敢在看,这一次,李驼背诡异的形象,算是彻底在老房东的心里扎根,听老房东说,后来他在路上遇见李驼背,均是绕道走,因为他一看到李驼背,耳边就会自动响起那咯吱咯吱的诡异声响。

那个机井房,第二天就被村民推倒,机井也被村民填了,后来也不明白那一年,村民又在原来机井的地方,盖了一座土地庙,听老房东说,那个土地庙特别是灵验,连县城的人,都去那里烧香跪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未解之谜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nye800.net/lingyishijian/2552/.html

作者: 5vedi3mT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