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朋友半夜竟然听出了猫叫声里的对话

这是整个真实的故事,本人曾经也在企鹅微博上与《鬼吹灯》的作者天下霸唱说起过,他也回复本人认为不可思议。 只叹在历史的长河里,巫术,道术,邪术等经历几千年大浪淘沙都能流传至今,五行八…

这是整个真实的故事,本人曾经也在企鹅微博上与《鬼吹灯》的作者天下霸唱说起过,他也回复本人认为不可思议。

只叹在历史的长河里,巫术,道术,邪术等经历几千年大浪淘沙都能流传至今,五行八卦的奥妙所在,都是表达代技术所不能解释却又真实存在的。

在一次饭局上自己和几个朋友聊每个人所经过过或者听说过的诡异事件。大多数不可思议的故事都是每个人东拼西凑听来的,所以总觉得真实性是有待考究的。质疑的气氛远远超越了可怕。

轮到其中整个姓潘(下来简称P)的朋友来讲了。他下意识得轻轻地咬了一下下嘴唇,把面前酒杯里的多半杯啤酒一饮而尽。他娓娓而又低调地报告了这么多个他亲身经过的灵异事故。这个故事透露出现的哀伤和他讲故事时那种连贯性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却又是那么的真实。

那一年P十岁,他的老家在本人们市的农村,他们村家家户户基本都养猫。但是日积月累下这已经成为了几种惯例。

很多故事都说猫是邪灵的动物啊!那时刻一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间,总会时不时有一群猫在他们家的屋外哀叫,然而叫的声音和日常又是不差不多的。那是多种类似于哭泣的哀怜,有时像婴儿,有时又像整个女子。多样“哭声”有秩序地遥相呼应,让人毛骨悚然。

他曾经怀疑地去问他的奶奶,那终归是不是猫叫?由于那“哭声”太真实了,真实地让他不得不蒙上被子一个人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当然得到地回答是肯定的。

就在那么整个寒冬的夜晚,黑夜挟着瑟瑟的寒风覆盖了一共村庄。关上了屋内的灯,全部房间都被伸手消亡五指的黑暗瞬间吞噬。那一晚,那群猫又来了。P蒙着被子听着外面的哀叫,越听越认为不对劲。以前听的声音然而均是哭声,这一次如何觉得是哭丧声?也就是说是一边在哭一边在说话!他明白的听到哭露面的话是他们的方言,说的是爹妈对死去儿子得不舍。他越听越认为好奇,为了更明确地听明确它在说些什么,他露出了头,睁大眼睛在黑暗里竖起耳朵。不经意间他转过火望向窗户的方向,这一转头顿时让他全身发麻!他明确地记得他看到的是一黑一白几个影子,这多个影子在黑暗里是那么得突兀,确切来说它们的存在与黑暗是格格不入的。更准确的说法是:黑暗能溶解任何东西,但是溶解不了它们。他清楚地看到这两个东西是没有脚的,黑的在前,白的在后,刹那间就由东往西地飘过,消失不见了。

P的首推觉得是眼花了,可是潜意识却把真实感化作一块沉重的大石头重重地压在了他的心上,把他的最佳感觉和自俺捍卫的逃避机制压的翻不了身。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认为尿了裤子。

下面的事是他父母告知他的。

script async src=”https://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 /script script>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push({}); /script

等会儿的三天他从来高烧不起,一直呻吟却没有意识。给他灌了些粥烫,可是刚下肚就呕吐,而且吐的是非常少深绿色的东西。这期间P的父母心急如焚地带他上了镇上的医院,可是在镇上的医院住了才半天,医生就让他马上转院去市里最佳的医院。

到达市里,又是挂水,又是拍片,医生看到他吐得绿色的东西也眉头紧锁。六天过去了,仍然不见好转。P的父母如热锅上的蚂蚁。第七天一大早,P的奶奶从乡下匆匆赶来,来探孙子状况的同时,也带来了整个消息。

第七天的一大早,天还没有亮透。凛冽的西北风把医院窗户外的槐树吹得沙沙地直打颤,P的奶奶赶着最早的早班车从乡下风尘仆仆地赶来了。看着病榻上的孙子毫无生气的脸,眉宇间的若有所思让老人身上被时间赐与得沉着更使人心安。

她把儿子和儿媳叫出病房,在还是非常冷清的过道里压低了声音对她们传达了村子里大量老人们的提议。村里的老人类都说P肯定是遇见了不干净的东西,而且一定是很厉害的东西,所以最强带上他的生辰八字去隔壁县一个很有名的算命的老瞎子那里看看。语气里的“一定”让六神无主的P的爹妈感到心安和依赖,于是真的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P的母亲叮嘱老人在医院照看,他们便马不停蹄地赶往老瞎子那去了。通过了多方探问,他们找出了算命瞎子的家,可是一到老瞎子的家他们就傻了眼了。

话说才七点左右,琉璃瓦的小洋楼的大院门外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附近停着的种种轿车挂着差异省份差别城市的车牌。

他们哪里等得及,便与给所有人递茶送水的三十把握的青年男人举出了来意,希望能开个后门。青年懂得事务得轻重,转身回屋去请示。不一会,小青年神色匆匆地归来索了P的生辰八字就又赶回了屋。估计五分钟左右,青年的脸色难看急了。这次他是带着怒气直冲了露面的,手里还提着一根棍子,一边怒吼着让这对夫妻快滚,一边上去就会用棍子驱赶。夫妻俩顿时傻了眼,还没反应过来,P父母的大腿就挨了一棍。 排队算命的人一看不对,就上来拉青年。青年虽然被大家挟着,然而嘴上仍然骂骂咧咧地让他们快滚!

这时从屋里出现整个七十多的老妇人,老妇人拄着拐杖脚步却焦急。她上来训斥了几句青年,青年居然嚎嚎大哭起来。老妇人对P的父亲现了歉意,便叹着气把他们请入了家庭。

老妇人请他们等一会,等老先生接待完门外的客人再完成他们的事。并且千叮万嘱让他们不要焦虑,所有都在都在老先生的拥有之中。

老人佝偻着背转身走出房间,叹息间眼角泛着泪花。

这一等就等到傍晚。夕阳的圣洁亮光把一共平原农村染得红彤彤,麻雀在晚霞温柔地注视下归巢,外出务农和打工的人类在清冷却弥漫着太阳那特别暖味的微风下回家。

家是一天的归宿,死是毕生的归整。

老先生的办公室和他本人一样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位置。那不是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伫立在室外桃园的仙境,那然而是摆放着红木家具,墙上挂着印有八卦图的褶皱白色麻布和一张标着人体穴位的针灸图。老先生也是裹着厚厚的黑色羽绒服,头戴一顶老式贝雷帽,脸上放松的皱纹已经出卖了他七十多的岁数,紧闭着的双眼让人对被耷拉着的眼皮所包裹着的神秘充实好奇。

老先生请P的爹妈入座。他神情淡定用悠悠的语调叮嘱他们,P看到的是黑白无常。至于为什么会见到,怎么会在他的房间,这与群猫的“哭丧”是否关联系?这些他都没有嘱咐也无从考究。老先生只说这是命也!给了夫妇两包东西,嘱咐一包放在枕头下,一包在晚上极度少的时刻给P泡水喝下。还吩咐等有一天他百年之后,P必须要每年清明去给他上坟。

夫妇千恩万谢,最后要付钱的时间老先生居然死活不让收钱,只愿他们记住他的叮咛。

后来第二天P就好了,只是因为这么多天没有进食只靠挂水支撑而身体有些虚弱。烧退了,意识也清醒了。

又过了一个多月,那个拿棍子打P爹妈的青年找到了他们家。他穿着丧服来报丧,请P去给老先生的灵堂磕头,这是老瞎子死前交代的。

原来很多个青年是老先生的老来得子,老妇人是老瞎子的老伴。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然而直至今日自己朋友每逢清明都会去给老瞎子上坟。他说每次去都了解到老瞎子的儿子生意越做越大,财运亨通,不懂是否又与老瞎子有关。至于这点我们多个朋友是争论的。大家也就本人猜吧!编辑21岁登基24岁被勒死,元子攸的死因是什么?。!(以后自己会讲更多的故事给大家听,请关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未解之谜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nye800.net/lingyishijian/1740/.html

作者: 5vedi3mT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